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勤廉故事|盧燾:淡泊名利 為官清廉

來源:廣西紀檢監察網 作者:韋睿 發布時間:2021年06月18日 18:23 打印

  盧燾(1882-1949),原名盧啟熹,1882年農歷九月初一,生于宜北縣五洞九倫村(今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明倫鎮明倫街)一個貧寒的壯族農民家庭。早年加入中國同盟會,追隨孫中山先生參加民主革命,曾任黔軍旅長、上將總司令、貴州省長等職,在解放斗爭中作出過重大貢獻而犧牲,后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頒發證書,追認為革命烈士。

 

  有人評論盧燾將軍一生為人,有“四不”“三正”“二愛”“一樂”。“四不”就是不爭權奪利,不修建公館,不討小姨太,不抽大煙。“三正”就是為人正直,辦事公正,作風正派。“二愛”就是愛國、愛民。“一樂”就是樂于助人。他出身貧苦,又歷盡滄桑,所以能體驗時艱,體貼民情,不慕高官厚祿,淡泊名利,生活簡樸,又樂善好施。他不貪,不受賄,不取分外之財,堪稱一代為政清廉的楷模。

 

不領厚祿  嚴查腐敗

 

  1921年4月,盧燾由黔軍總司令兼任省長后,黔軍總司令部參謀長兼第五旅旅長何應欽就開列了總司令兼省長每月月薪及各項開支經費預算單送交盧燾審批。單內開有總司令兼省長月薪500元,加上交際費、馬夫費、應酬費、服裝費等等一連串項目,共計3000多元。盧燾看后,用手中正拿著的點水煙的紙捻,把第二項以下的其他各項,一項項地點穿成洞。并說,500銀元全家都用不完,哪能要那么多。過后,他對朋友說:“如果那時我要那么多錢,下面一連串的人都將效法去發財了,這是貪污行為啊!”

 

  為了推行廉政建設,盧燾還規定了從省到縣不準請客送禮,兼差人員概不兼薪,不得受賄和侵吞公物,不得侵吞缺額餉銀,不得挪用教育經費,以及非星期日不得宴客等。同時,為了穩定局面和改革的需要,盧燾還在省政府特別成立了公款清理處,及時清理了劉顯世執政以來的財政收支。結果,查明了劉顯世執政的數年中,他與其堂弟劉顯治和在上海開辦群明社的蔡岳相勾結,從1905年到1920年,共吞沒公款189萬銀圓,查無實據者,尚不在內。這是盧燾執政后采取的一項強有力的反腐敗措施。

 

不收錢財 不侵吞公家財產

 

  1918年12月,適逢盧燾母親七十壽辰,湘西辰州各界人士共籌集得兩萬塊銀圓,用一個特制的大紅布袋裝好,抬來送禮。盧燾再三拒絕,堅持分文不收,并命人悉數退回。

 

  1932年,云南某商人因盧燾協助他做買賣,得了好價錢,因而送了2萬銀元給盧燾作為酬謝。盧燾個人分文不用,將1萬銀圓送給廣西省政府作為建設丹池(即河池到南丹)公路經費,另1萬銀圓支援第十九路軍凇滬會戰抗日前線。

 

  1936 年9月,隨著兩廣事變的和平解決,原由廣西資助、貴州出兵的貴州抗日救國軍也自然失去了依托,南京國民政府和黔桂兩省政府即分別下令對其解散、收編?偹玖畈扛黜検聞涨謇硗戤吅,仍余下20 萬銀圓開辦費和不少軍用物資。當時總司令部一些將領提出作為遣散費上報私分,有的部屬甚至還想把一些槍械拉走拿去私用。盧燾認為遣散費已發足,怎能提出額外要求,特別是把槍械拉走流入社會,那將是后患無窮,所以他堅決不同意私分余款和私自帶走槍械,下令違者按軍法論處。后來,盧燾派專人專車將這批款項和軍用物資全數送回南寧,上繳廣西省政府。

 

不用公車 與民同樂

 

  1936年9月,貴州抗日救國軍在廣西南丹總部遣散完畢,總司令盧燾就北上黔南,南下宜山、柳州、融縣等地視察部隊復員士兵的安置情況。當盧燾與隨員前往柳州時,警衛連長郭綱已準備好一輛小車,請盧燾坐車啟程。盧燾堅決不坐。他說:“我已解職復員,是一個普通老百姓了,不能再坐這個軍車。”說完便脫下了中山裝布服,穿起原來的長衫,一人購票乘汽車到柳州。

 

  1942至1943年間,盧燾在柳州照料林場,住在“息塵寄廬”與柳州市中學相鄰。盧燾覺得閑時無事,就主動為在柳讀書的家鄉學生煮飯弄菜,忙個不停。他說:“那也是一種樂趣,人的生命活力在于勞動況且是為學生讀書服務嘛!”

 

  1947年春,盧燾從宜山返筑,那時還沒有客車,坐的是直達貴陽的“黃魚車”,同車上貴陽的有宜北縣盧用平等四人,因車頭已滿座,盧燾便隨大家上車廂,擺好行李墊坐。車輪滾動,車拋得很厲害,老人家雖不吭聲,看他的神色是難受的。大約行了二三十分鐘,車廂內的一個貴陽商人,發現老人家是盧燾將軍,非常驚奇。一車人嘩然議論:“一個統帥過千軍萬馬的將軍,與我們百姓同車,一點官架都不擺,真是天下少有的啊!”

 

(河池市環江毛南族自治縣紀委監委  根據《英雄不死 永志人心》整理)

編輯:楊意超

亚洲美利坚色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