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您的故事,永遠值得我們銘記 ——記老紅軍、桂林市紀委原副書記蔣奎同志

來源:廣西紀檢監察網 作者:廖斌 粟成劍 發布時間:2021年06月15日 18:24 打印

  平時,我與市紀委機關黨委專職副書記同坐一趟公交車上班,大家喜歡聊以前部隊的故事。當聊到轉業之后工資待遇問題時,我打趣說:“現在工資比部隊時少一半,房貸壓力大呀!”


  他想了想對我說:“我們市紀委有一位退休干部,她是老紅軍,組織有什么活動,只要能走得動都積極參加。但是,她從來沒有給組織提過任何要求,直到她的子女辦完她的后事,將材料送來市紀委工會,我們才知道她已經過世,并留下遺囑,不開追悼會。后來,我們幾位同志去了她家,發現她身前依舊住在不足60平方米老舊房子中,條件簡陋,這讓人很難想象一位廳級退休領導干部就住這里!”聽完他說的話,我頓時覺得自慚形穢。


  這也激起了我想了解這位退休領導的濃厚興趣,她是誰?她有怎樣的故事?經過查找資料和與退休老干部咨詢,我慢慢開始了解她的一些情況。


  她叫蔣奎,廣西全州人。1937年10月,在全民抗日救亡熱潮的推動下,桂系當局調遣軍隊開赴抗日前線。同時,為了適應廣西青年學生請纓抗日救國的強烈要求,組織了近300人的廣西學生軍隨軍北上抗日做戰地服務工作。蔣奎同志作為當時桂林的進步青年參加了學生軍,并在廣西學生軍中的中共黨員帶領下參加新四軍,于1938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41年7月,新四軍四師發生了憑空炮制的“托派”案件,蔣奎同志在淮南根據地被停止工作,接受審查,被錯誤處理。在被關押審查處理期間,蔣奎同志與其他被審查處理的50多名黨員和進步群眾,一方面,出生入死,忍辱負重,堅定共產主義信念,致死也決不離開革命隊伍,一心要以自己的先鋒模范行動,來表明自己的清白無辜;另一方面,積極通過多種途徑,向黨組織申訴,請求黨組織重新審查“托派”案件,給予平反昭雪。1943年至1945年,新四軍和淮南、淮北區黨委、鹽阜地委舉辦的整風輪訓隊確認此案有錯誤,對每個涉案者進行個別審查,分別作出平反結論。蔣奎同志在平反后,向時任新四軍鋤奸部副部長梁國斌提出:“現在不可能做全案平反決定,那就先在我們鋤奸部門內部總結經驗教訓嘛!為什么會造成把革命同志當成反革命,把共產黨員當作托派?使同志們在今后工作中吸取教訓,也是非常有益的。”梁國斌很沉痛地說:“唉!是啊,主觀主義害死人呀!”


  全國解放后,由于沒有對“托案”進行全案徹底平反,因此,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特別是“文化大革命”中,不少同志又因當年“托派”案件而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殘酷迫害和打擊。其中,蔣奎同志的愛人趙洪滔同志(廣西全州人,1937年從桂林到達延安陜北公學參加抗日,后從延安分配到新四軍四師)也因被摧殘成疾而不幸離世。1984年10月,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對全案予以徹底平反。這起歷經43年之久的冤案終于徹底平反昭雪。


  蔣奎同志在離休前任中共桂林市委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但是我在找其他老干部了解她的情況時,大家都只是知道她是老紅軍,工作非常認真負責,對同志們特別的關心,卻對她那段戰火紛飛的歲月往事了解甚少。在全黨開展黨史學習教育之際,我對這位老紅軍、老領導更加欽佩!從她身上我真正看到了什么是共產黨員的理想信念:當她在冤案中被審查、被錯誤處理時,她選擇相信組織,對組織不離不棄,繼續忍辱負重為革命事業舍生忘死工作;當她的愛人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和打擊不幸離世時,她依舊選擇相信組織,直到組織給他平反昭雪;在到市紀委工作后,她勤懇工作,從不提及個人往事;在生命最后一刻,她立下遺囑,不給組織添加麻煩,不開追悼會!

 

  正如那首詩:

依依話別延河邊,

 

窯洞燈光在眼前。

 

此去敵后顯身手,

 

國難當頭何所求。


 難道這不正是我們新時代紀檢監察干部最需要的精神嗎?(桂林市紀委監委)
 

編輯:何森

亚洲美利坚色在线观看